十六年曲折身世,我是他们爱情的『代价』

2019-10-11 阅读数 27225

倾诉/陈文 整理/罗雅洁

我今年16岁,却有一个很曲折的身世。
  我从小没有妈妈,爸爸只比我大十几岁。2岁前,我有个爷爷奶奶,2岁后,我又有了新的爷爷奶奶。
  当我跟爷爷奶奶走到一起时,别人都好奇他们怎么会有个这么大的孙女。当我跟我爸爸走在一起时,别人又好奇他怎么看上去像我的“哥哥”。当我终于弄明白我的身世后,我只想问,是谁给了我这样的命运呢?

pexels-photo-1510149.jpeg

Photo by Dương Nhân from pexels.com

她16岁,“小爸爸”34岁
  我今年16岁,有一个1岁的弟弟。我爸很年轻,今年34岁,
  我叫他“爸爸”,外人却都以为他是我哥哥。
  他很少回家,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小时候,我问他们,为什么我没有妈妈?他们说,我妈妈出国了,很久很久都不能回来。我又问,为什么爸爸也总是不回家?爷爷奶奶则回答,因为爸爸要工作。
  工作?工作就不能回家吗?别人家的爸爸下班了都回家呀!年幼的我无法理解。而当大人们问起父亲时,他们探寻的目光和调笑的话语总让我觉得很讨厌。
  渐渐长大后我才明白,原来我的家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
  我缠着奶奶,想让她给妈妈打个电话。同桌的妈妈说话好温柔,还会给她做好吃的菜,我也想听听妈妈的声音,想问问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。
  奶奶拒绝了,她说没有妈妈的联系方式,也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哪里。也许是被我哭闹得没有办法,爷爷奶奶说,其实我的妈妈早在生我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,他们怕我难过,才说她在国外。
  他们又说,妈妈被外公外婆安葬在了她的家乡,一个离我们这很远很远的地方,是年幼的我怎么走也到达不了的城市。听完这个解释后,我安静下来,内心止不住的难过。
  我原本已经死心,接受了自己没有妈妈这个事实,但我14岁生日那天,父亲喝醉了,拉着我的手,说他对不起我,更对不起我的妈妈。他一会叫我小文,一会叫我安安,问我到底在哪里,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出现?
  不是说妈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吗?父亲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

pexels-photo-247314.jpeg

pixabay.com

别的孩子是“结晶”,她是“代价”
  父亲醒酒后对此事闭口不提,我只好央求爷爷奶奶,拜托他们一定要告诉我真相。我告诉他们,我已经长大了,有权利知道自己到底从哪来。奶奶叹了一口气,跟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  父亲小时候很淘气,学习成绩也不好,还和当地不少小混混有往来。为了让他收心,也为了让他掌握一门技能,爷爷奶奶在他高中毕业后,就把他送去了一所离家很远的工厂当学徒。
  在封闭的环境下,父亲没再打架斗殴,却和厂里的同龄女孩谈起了恋爱。他们年轻,身边又没有父母敲打,懵懂之中就有了我。我的妈妈什么也不懂,直到怀胎7月才被父母发现,送到医院时,医生说此时做人流手术会对孕妇造成很大影响,我的外婆决定,让妈妈把我生下来,之后再送给别人抚养。
  当年我妈才18岁,未婚女孩怀孕,外公外婆不敢声张,没有找过父亲,更没有到厂里闹事。他们只想息事宁人,把我生下来后送人,然后再搬家,这样谁都不会知道我妈妈曾经生下一个孩子。
  我出生后,外婆通过一个护士,把我送给了一户没有孩子的人家收养。
  而我的父亲,他不知道为什么女朋友突然就消失了,怎么都联系不上。直至他离开那个工厂,他也没见到我妈妈。两年后他在一次同事聚会上才听说,我妈妈当时消失是为了生孩子!
  他在六神无主之下,把这件事告诉了爷爷奶奶。他们虽然震惊,但还是想让我认祖归宗。多番打听后,他们找到了我的养父养母,给了他们十万块,把我接了回来。
  我父亲那时刚刚20岁出头,自己还是个孩子,他怎么能养孩子呢?所以爷爷奶奶就承担了抚养我的责任,父亲有了手艺,去到了南方打工。
  原来,我的身世竟这么复杂!我不像别的孩子一样,是幸福婚姻的结晶,而是我父母因懵懂无知而付出的代价。
  我不想让爷爷奶奶难过,只敢在深夜偷偷哭。我那个消失的妈妈,她有没有像我思念她一样,思念过我一次呢?
  有了弟弟后,她彻底成了外人
  因为我的存在,这么多年,父亲谈的几个对象都吹了,她们无法接受一个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继女。父亲拖到将近30岁才结婚,婚后继母很快生下了一个男孩,我的弟弟。
  我不愿意叫她妈妈,只称呼她阿姨。阿姨对我不算亲热,但她愿意让我和他们一起住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有了弟弟后,我放学回家也会帮忙照看,她对我的脸色总算是一天天和缓下来了。
  我真心喜欢这个粉雕玉琢的弟弟。他整个人都小小的,有着稚嫩的皮肤和天真的眼睛,他也喜欢我,看到我时会咯咯笑,还会主动向我求抱抱。
  而父亲,也是在这时候成为了真正的父亲。
  他会换纸尿裤、帮孩子洗澡穿衣、陪他玩耍、逗他开心,还亲自为弟弟做了一个婴儿床,甚至已经开始为弟弟的学业操心,买了很多早教书。也许,他意识到了自己在第一次当父亲的失职,过去之事不可挽回,他只能当弟弟的完美父亲。
  有时,我看着父亲和阿姨围绕在弟弟身边说说笑笑,就真切地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。我喜欢弟弟,但也忍不住嫉妒他,为什么弟弟就可以在爱里出生在爱里成长,我就是一个不受父母欢迎的人呢?
  我偷偷翻了父亲读书时的照片,在一个小小的夹层里,我找到了刘安安——我的亲生母亲的照片,她那时和我现在差不多大,穿着宽松的校服,留着齐刘海,面容清秀,笑得很甜。
  看到这张照片后,我突然就不怨她了。她那时也和我一样,是个孩子而已。如果我是她,又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?我没有,我只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  也许在我有能力之后,我会去找她,我会握住她的手,问问她过得好吗。

  今日女报/凤网

相关推荐